“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你家里用的是什么宽带?


早些年这个答案可能五花八门,除了三大运营商,还有很多人家里用的可能是民营宽带。


你用过最垃圾的宽带是什么?


虽然这个答案可能也会有很多种,但鲜姐猜,长城宽带一定会是最热门的答案之一。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百度“最垃圾的宽带”,甚至会直接出现“长城宽带吧”。


作为曾经仅次于三大运营商的国内第四、民营第一大宽带运营商,长城宽带能做到口碑一步步爆炸(逆向的)、用户一个个流失,最终给自己套了个不如当年收购价千分之一的价格“贱卖”出去,没靠同行衬托,全仗自己作死。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自从用了长城宽带,

妈妈再也不担心我玩游戏了!”


上周,长城宽带又爆发了一次大规模断网事件,很多用户家里的断网情况持续至今也没解决,让不少人质疑起长城宽带是不是“跑路”了。


这件事最早成为热点是14号,重庆、武汉、郑州、石家庄等地的长城宽带用户纷纷在微博表示“家里断网了,客服电话也打不通”,有的用户在官方微信公众号报修也被受理了,但迟迟没有派人维修,网络继续断着。


当天晚间,长城宽带在沉寂三年多的微博上发布了一条简短的公告,称网络已恢复,还在一些媒体的问询中表示“没有跑路”。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三年多了还能记得微博密码并成功登录,值得一句瑞思拜。


然而这条公告微博的评论里,并没有“理解与支持”,用户们愤怒地控诉家里还在断网、无人维修的事实,直到今天,评论、超话里还有很多用户家里的网络连接还是坏的,且根本没有人去修。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尤其是在长城宽带的相关超话里——没错,几乎全靠用户吐槽把这个话题搞成了超级话题——充满了控诉和谩骂,用户被长城宽带“断网家常便饭,速度从未达标,客服基本摆设”的样子折磨得没脾气,却因为“唯一优点是便宜”或是资费还未到期舍不得更换,不得不继续忍受。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截图自微博#长城宽带#话题


关于长城宽带的槽点,其实总结起来也很简单,所有宽带运营商有的问题他都有,所以才有了那几句化用的广告语:“孩子学习好不了,用长城宽带!”“用长城宽带,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原因无他,网速奇慢+总是断网+不及时维修,想打游戏都不行。


不过,上个月,长城宽带已经被母公司鹏博士“贱卖”掉了,价格是100万元——十年前,鹏博士用10.84亿元的底价竞买到了长城宽带挂牌转让的50%股权和4.84亿元债券,不久后又用7.12亿元买到了剩下50%,前后共花了超17亿元。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单从价格维度上看,鹏博士亏得底儿掉啊,他们自己不可能不知道100万的价格夸张到离谱,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讲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先来说说另一个问题:长城宽带这么烂,他是凭什么做成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的?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一场二十年的带宽骗局


长城宽带最牛的时候,是仅次于移动、联通、电信的国内第四大宽带运营商,是民营宽带运营商的扛把子。


巅峰时期,长城宽带用户突破千万,净利润超过4亿元。


可惜,“民营”两个字就决定了他的天花板,那些年命运给他的礼物,早就暗中被标好了价格,决定了去处。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图片来源长城宽带官网


2000年4年,长城宽带在深圳成立;10年后,长城宽带被鹏博士买走。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从一开始,长宽就只是一个二级运营商,因为我国宽带的骨干网络只有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能搭建,长宽没有搭建资格,只能做这三家的“分销商”——向这三家租用带宽,再分销给用户,做一个赚差价的中间商。


现在来看,这种二级运营商着实没有存在的必要,所以长城宽带的没落是历史必然;但在本世纪初期,这条赚钱路子还是宽阔且光明的,一是因为当时的宽带运营是个很大的市场,有好大一片空白,二是因为长城宽带专挑三大运营商还没普及的地方下手,不会和三大运营商发生正面冲突。


长城宽带一开始的打法就很清晰,像一个宽带批发商,用绝对的低价打“下沉市场”,城市里的城中村、老旧小区,三四线城镇和更远一些的、三大运营商还没来得及顾及到的地方,都是长城宽带大展拳脚的舞台,这里生活着大量的价格敏感型消费者,而长城宽带打出的旗号就是更快更便宜,配合强势的地推团队和满小区的广告,简直所向披靡。


当三大运营商还在宣传2M、4M的时候,长城宽带就敢说自己是20M、50M,价格也只有人家的一半,简直多快好省,物美价廉。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哪怕是现在,长城宽带的价格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事实上呢?便宜的价格是真的,网速却没有那么快,并且这片区域里用长宽的人越多,网速越慢。


因为长宽拉网线的姿势比较奇葩,他先用一根粗粗的网线从三家大佬那里把网拉到目标区域,再用各家的网线分流这根粗网线里的网。这意味着,分流的人越多,网速越慢,你邻居多几家看电影,你打游戏就会卡;还意味着,依附的大佬网络出问题,长宽的网络也会出问题,暴露在外的长宽网线还时常有因为施工、暴雨、冰雹等意外搞坏的情况,风险double。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这种做法的短板非常明显,毕竟网速快不快用户是能直接感受到的,虽然能迅速打开市场,但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一旦用户退出,长宽这个中间商差价没得赚了,立马就要凉。2007年,长城宽带就开始亏损,当年亏损达到了1.43亿元。


知道被鹏博士买来,长城宽带又焕发了“第二春”。


换了老大的长城宽带打法没怎么变,还是多快好省,毕竟类似宽带批发商嘛,想赚钱必须靠量取胜。为了让用户的体验感更好,主要业务是做数据的鹏博士发挥了自己的优势,给长城宽带搞了一个长宽用户的内网,在内网里做了一个专供长宽的数据中心。


数据中心里,有已经缓存好的热门内容,比如热映电影、连续剧,热门软件和游戏的安装包,这样一来,用户日常网络生活体验就会变好了——然而,确定的内容可以缓存,联机打的游戏可不行,用长宽打网游还是会卡得被队友骂,属实戒网瘾利器。


更鸡贼的是,有了这个内网,用户怎么测速都达标,因为节点就在他们手里握着。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截图自长城宽带官网


所以,长宽一直以来宣传的带宽,基本都是注水的,并且用户越多,网速越慢。作为一家二级运营商,长宽在三大运营商和用户中间斡旋,最开始确实有的赚,随着三大运营商宽带的普及和响应号召的提速降价(现在还绑定手机号,直接送宽带给用户),随着用户体验越来越差和认知水平越来越高,长宽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100万“贱卖”,真的亏惨了?


现在可以回到最开始的那个问题了,为什么长宽100万就被卖掉了。


了解了长城宽带的运营模式我们就知道,这种中间商模式想赚钱,必须有用户数量做基础,2012年,鹏博士手里的长宽开始赚钱,净利润2亿元,2013年用户破千万,2014年净利润4个亿,但因为用户越多网速越慢和三大运营商本身的发展,长宽还是不可避免地走上了下坡路;而用户数量一旦开始下降,长宽就顾不住运营成本和租用带宽的费用了,由此开始恶性循环。


你看,这个模式本身就是个死结啊。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截图自长城宽带官网


2017年是长城宽带赚钱的最后一年,盈利1.6亿元;2018年,这个数据变为亏损1.86亿,家庭用户1400万、企业用户50万;2019年,亏损急剧扩大,达到26.39亿元;今年上半年,长城宽带的净资产为负1.7亿元。


曾经,长宽是鹏博士的主要盈利项目,不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长宽日子不好过,拖累鹏博士去年亏损达到57.5亿元的巨额。


鹏博士提出公司将向通信服务商转型,不再直接向用户提供服务,长城宽带就要被“处理”掉了。


无论看到消息时的感受是“英雄末路”的苍凉还是“大仇得报”的爽快,事实是,长宽这次交易,并不是我们看到的100万这么廉价。


首先,这100万元卖掉的,并不是长城宽带的全部或者核心,而是本来就相对较差的业务,是被当做“负累”甩掉了,如果不卖,多拿一天就多亏一点,也影响鹏博士向“轻资产、重运营”方向转型。


那接手的中安实业是冤大头吗?恐怕也不是。


中安实业背景挺硬,据天眼查资料显示,经营范围包括物联网、人工智能、5G技术、区块链等等,收购长城宽带,是想要借助长宽家庭端的平台+服务能力、丰富的运营经验和完善的运维团队等优势,寻找家庭端商业场景创新发展机会。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截图自天眼查


大意就是,长宽网速虽然不行,但20年来的运营经验和庞大的用户数据都是真的,中安将来很可能要做智慧社区这样的家庭端商业服务,长宽在这其中可以发挥大作用。


而鹏博士100万卖掉了长宽比较差的业务,还保留着北上深的宽带业务呢,在这三个城市,长宽估计要和三大运营商深度合作了。

“最垃圾的宽带”被贱卖!是英雄末路还是咎由自取?


去年8月,北京的长宽已经和北京联通签了合作协议,将用户并入联通,推出“沃长宽”“沃信通”,合作五年,鹏博士预计能分期拿到20亿;今年6月,上海的长宽和上海电信宣布了深度合作,要一块搞个“翼长宽”服务品牌;深圳的长宽目前还没有明确合作信息,据说要利用自身运费服务优势,承接“其他优质运营商”的家庭宽带装维业务。


至于广州的宽带业务,也已经在今年4月的一个作价23亿元的数据大礼包里卖掉了,占了超过3000万的份额,并且鹏博士还会持续“抽成”。


这么看下来,资本双方似乎都不算亏本,北上深地区的长宽用户的体验看上去也还算有保障。


长城宽带走向末路是历史必然,也是二级运营商的必然结局,最惨的就是包含在那100万业务里的长宽用户了,新东家大概率不会再专注延续之前的运营模式了,虽然长城宽带表示了依然会把用户服务好,但这三天一小断五天一大断的网络,实在太刺激,一般人根本遭不住。


还在用长城宽带的非北上深地区的朋友,在网上骂几百遍“骗子公司”“垃圾宽带”也没什么用了,还是赶紧研究一下三大运营商的宽带套餐吧。

声明:本站发布的内容以原创、转载、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有侵权,请联系电话:021-51697771-8029,邮箱:mj@cndns.com ,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我们。

热门TAG

热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