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临近春节,互联网大厂们似乎分外躁动。近几日,从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的“垄断起诉战”,到网易云音乐(以下简称“云音乐”)与酷狗音乐的抄袭风波,再到抖音、快手如火如荼的红包PK战,各路平台硝烟四起。

最先进入公众视野的,是抖音对腾讯的反垄断诉讼。2月2日,抖音表示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短视频内容,起诉腾讯涉嫌垄断,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腾讯方迅速作出回应,认为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系恶意诬陷”,并表示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腾讯方也将继续提起诉讼。

两大互联网巨擘围绕短视频与垄断的反击战正式开启。

而平台之间的“明争”似乎已经常态化,“第一战场”字节跳动与腾讯的垄断起诉才一个回合,“第二战场”上网易云音乐官方微博直接发布长文剑指酷狗音乐,认为酷狗音乐上线的“音乐推”功能抄袭了自己的“云贝推歌”功能。事件还未定夺,但一波口水战已经袭来。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战场还未结束,网友又迅速发现了“第三战场”。抖音、快手、百度、淘宝就春节红包营销也开启了攻防战,抖音宣布春节投入20亿红包,快手则是21亿,百度追加到22亿,剩下的淘宝则宣布成为春晚的独家电商合作伙伴,在春晚期间发出至20亿红包。

有限的市场里,大厂们不放过任何一处已经收割的土地,不管是掠夺对手的领地,还是开辟新的赛道,平台与平台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而春节前的喧嚣似乎只是一个预示,预示着2021年市场将有更多的摩擦与火花。

抖音起诉腾讯涉嫌垄断,字节跳动的扩张焦虑

“又打起来了啊。”对于字节跳动与腾讯的垄断起诉风波,舆论市场上有不少人下意识如此感叹。似乎也是如此,从短视频内容、游戏到社交、免费阅读等,字节跳动与腾讯在各方面的攻防拉锯战,仿佛已经常态化。

而这次抖音作为字节跳动旗下的流量猛将,对于腾讯发起的垄断起诉,让公众就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短视频领域。抖音发布声明表示,从2018年4月起,腾讯旗下微信、QQ以“短视频整治”为由,开始了对抖音等产品长达三年的持续封禁和分享限制。而在期间,腾讯推出了十几款短视频产品。这侵犯了抖音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用户利益。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或许可以理解为,这是一场内容平台与用户获取渠道之间的战争。腾讯作为国内最强的社交帝国,手握QQ和微信两大社交应用,累计覆盖了18亿用户(微信、QQ月活跃用户数分别超过12亿和6亿)。随着这两大基础应用在社交、支付、游戏、工作等多领域的普及,大部分人的生活日常都与微信、QQ息息相关,追求操作方便的时候,也习惯使用微信或者QQ账号直接登陆其它各类APP。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这意味着,腾讯几乎掌握着国内最有力的互联网用户渠道,即便阿里、字节跳动等曾多次尝试进入社交市场,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正如抖音声明中提及的,“其(微信、QQ)即时沟通分享功能及网络效应,决定了用户几乎不可能集体迁移。此外,目前市场上没有其他经营者,能够提供与微信和QQ具有对等功能的服务。”

腾讯封锁字节系APP,没有了社交流量做“顺水人情”,对于其平台发展、内容传播乃至用户收割都有着相当的影响。

2018年3月,有网友发现,抖音、火山小视频链接分享到微信朋友圈或者QQ空间,会被默认为“仅为自己可见”,随后西瓜视频、抖音、火山小视频等分享到微信、QQ的链接也无法直接播放。这个现象被视为腾讯对字节系短视频平台的“封杀”,通过限流封禁阻断用户流量外流,避免微信、QQ为字节系导流,为他人做嫁衣。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双方对于这个说法都没有做出回应,但是战争还在持续。2018年6月腾讯以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为由将字节跳动诉之公堂,字节跳动也同样发起起诉。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8年字节跳动和腾讯之间相互起诉的案件超过500例。

彼时字节跳动与腾讯之间的矛盾已经路人皆知,双方创始人在朋友圈唇枪舌战。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朋友圈感叹,“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回复道,“可以理解为诽谤。”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而到了2019年,字节跳动与腾讯之间的战争领域就从短视频扩展到了社交、游戏、办公等领域,从渠道延伸至内容资源。微信屏蔽了字节跳动新推出的社交产品多闪链接,并进一步限制了抖音授权,同时腾讯禁止字节系平台直播《王者荣耀》《穿越火线》等版权游戏。2020年,字节系旗下西瓜视频、办公软件飞书等也纷纷表示微信限制或屏蔽了平台链接。

时至今日,抖音起诉腾讯涉嫌垄断,平台之间的拉锯战已经并不稀奇。值得探究是为何字节跳动此刻选择发难,这其中似乎有时政与行业的双重因素。一方面,2020年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台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垄断成为一个敏感词,阿里、腾讯等巨头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对于字节跳动而言,这是一个时机,有机会在腾讯的“柏林墙”下撬开一个破口。

另一方面,字节跳动本身需要挖掘更多增量市场。短视频领域快抖大战如火如荼,双方不放过任何一寸能够收割的用户市场,到现在快手赴港上市,拿下了“短视频第一股”的头衔,而字节系TikTok海外市场意外折戟,抖音需要找到下一个反击点。而游戏市场上,字节系平台失去了腾讯系游戏资源,自身的重度游戏开发尚无起色。今年年初,字节系曾经豪横砸钱的悟空问答宣布停闭,字节跳动吃下第一场“败仗”。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这种局面下,字节跳动似乎也需要自己的扩张之路找到新的出口。而这场字节跳动与腾讯这场垄断起诉战,结果如何,对于行业而言似乎也有着更重要的意义。互联网平台之间,彼此屏蔽封锁并不罕见,腾讯在字节系APP之外,也对淘宝、拼多多、小红书等进行屏蔽,抖音从今年8月开始也断绝淘宝、天猫、京东等第三方商品外链。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这场垄断战,或许会让现阶段的平台竞争状态产生变化。

云音乐“撕”酷狗、大厂红包战,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字节跳动与腾讯积怨已久吵吵闹闹,其它平台也没有闲着。

2月2日,云音乐官方微博发布长文,直接艾特酷狗音乐,“关于给酷狗‘山寨办’团队申请年终奖的建议”,给酷狗音乐拜了一个狗年。云音乐表示,酷狗音乐的“音乐推”功能,从播放器功能入口位置、推歌交互形式、设计样式等各方面抄袭了云音乐的“云贝推歌”功能。而更早之前,云音乐上线了“一起听”功能,酷狗音乐几个月后也上线了相似的“跟听”功能。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而酷狗音乐并没有直接回应云音乐,而是表示截止2020年底酷狗原创专利申请超过2000件,包括2015年12月和2020年3月申请的“一起听”专利,2015年酷狗上线“音乐推”并同步申请专利。而酷狗音乐副总裁谢欢在朋友圈疑似回应,“原来我2006年做的QQ一起听功能,竟然有如此深远的战略意义”。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舆论市场上两大平台粉丝争执不下,但是互联网市场上同类APP功能相似或者“相互借鉴”的情况并不鲜见,部分用户甚至已经接受了同类APP之间功能、设计同质化的情况。而相关法律人士则表示,酷狗音乐或许抄袭嫌疑,但难以认定为侵权。

这件“抄袭拜年”事件最终将如何收场也不得而知,但是公众不难从这场风波里感受到在线音乐平台之间的剑拔弩张

在虾米音乐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之后,数字音乐市场上只剩下TME与云音乐两股头部势力,虽然TME在用户覆盖率与音乐版权上有着绝对的优势,但是云音乐以社交氛围、个性化UGC歌单与用户粘性站稳脚跟,并且还找到了阿里作为靠山。双方从单纯的用户收割走向了平台个性化运营与生态建设,而设备功能上的丰富是提供多元化用户服务的基础。

单独的一项推歌功能或许不能改变TME与云音乐目前的格局,但是这背后一定程度显示出了双方对平台个性化运营服务的重视。虽然市场上音乐平台减少了,但是不代表角斗场上的战争会减少。

同样的局面还出现在春节红包战场上。从快手、抖音两大短视频平台,到百度、淘宝等互联网大厂,红包战争来得比往年更加凶猛。目前四大平台均推出了集福卡等活动,对外公布的红包投入资金数额累计达到83亿。

字节腾讯“互掐”、云音乐“手撕”酷狗、热闹的“春节前”战场


而这背后则是大厂们对用户与支付市场的争夺。如快手、抖音等平台,一方面希望通过春节的用户高峰实现流量收割,2020年快手作为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投入了10亿红包,春节后快手已经完成3亿DAU目标。

另一方面,这为平台提供了进入支付市场的捷径,今年抖音进入支付市场的举措颇为引人注目,在支付宝、微信两大巨头之外,抖音能否在春节期间获得支付市场的一席之地,也让人十分期待。

而如百度、淘宝等平台,已经有了固定的用户市场与生态体系,红包战更重要的是将用户留在自己的生态体系内,保证自身用户流量的生命力。

离春节还有8天,各个市场上没有出现过年休假的安逸感,反而更加风起云涌。而这无疑预示着2021年,将是一个“多事之年”。


声明:本站发布的内容以原创、转载、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有侵权,请联系电话:021-51697771-8029,邮箱:mj@cndns.com ,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我们。

热门TAG

热门视频